當前位置: 首頁>中文>時政>中國觀察

塘約村脫貧記

2018-02-02 11:06:00 來源:今日中國 作者:本刊記者 周 琳

国际足球直播表 www.729816.live   貴州是中國最為貧困的地區之一,僅在“十二五”規劃期間,全省減貧人口就達到656萬。盡管如此,全省仍有372.2萬貧困人口亟待走出困境。地方政府計劃2017年減貧100萬人以上。如何讓如此龐大的人口徹底擺脫貧困?帶著這樣的疑問,記者來到了貴州省安順市和六盤水市的貧困村實地采訪。

 

  窮則思變

  貴州省安順市平壩區塘約村曾經是一個人均收入不足4000元人民幣,村集體經濟不足4萬元的國家級二類貧困村,村里人主要依靠傳統農業勉強度日。

  塘約村村民張福友家里兄弟3人,守著幾畝地過日子。土地是他們的命根子,卻難以養活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人。1998年,34歲的張福友被迫離開塘約村外出務工。

村民與合作社簽訂土地流轉協議

  10余年間,張福友在浙江一帶打工,都是做些零碎的體力活,勉強維持生計。2010年,46歲的張福友實在干不動太多的體力活,再加上漂泊10余年思家心切,他回到了塘約村。

  村子還是那個老樣子,天依舊很藍,村里有些土地流轉給別人在種,有些已經撂荒。通往田間的道路年久失修,長滿了荒草。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,留下老人和孩子,是一座名副其實的“空殼村”。

  2014年6月3日,塘約村又遭遇了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洪水,田淹了,路也毀了。張福友回憶說,面對被洪水洗劫的家鄉,村民感到的只有絕望。

  一個依靠傳統農業勉強度日的貧困村,一場大雨把農戶沖得一貧如洗,一窮到底。然而“窮則思變”讓塘約村發生了變化。

 

  抱團發展

  村支書左文學是一個喜歡傳統文化和閱讀經典名著的文化人,在村子陷入一片廢墟的當口,他敏銳地意識到,眼下最重要的事,是要把村民重新組織起來,靠集體的力量抱團發展。

  2014年6月8日是一個不尋常的日子。塘約村下轄的十個自然村寨的村民代表,集中到塘約村本部開大會。左文學向大家介紹了為什么要辦合作社,以及要辦怎樣的合作社。

  左文學說:“把土地集中后就能統一規劃,組建農業生產、養殖、建筑、運輸、加工等專業隊,將來發展成專業公司。婦女也要組織起來,男女都可以在各專業隊上班,按月領取工資。村民入股到合作社的土地經營權,可以按每畝一年的約定價格領取資產性底線收入,年底還能分紅?!?/p>

  左文學還強調,加入合作社不是行政命令,農戶入社自愿,退社自由。前提是必須維護農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,是農戶自愿把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給合作社,也就是用土地入股到合作社。

貴州省安順市平壩區塘約村實現了從二類貧困村到“小康示范村”的嬗變

  讓左文學沒有想到的是,在大災大難面前,村民恢復生產發展的心如此迫切,參會代表86人,全票通過。塘約村合作社就這樣成立了。

  張福友說,自己家里有3畝多地都交給了村合作社集體管理,相當于用土地入股,年底可以取得一定的分紅。現在,他和妻子就在村子里打工,合作社各項建設急需人手,他幫工一天的收入是150元。妻子做些不繁重的體力勞動,每天也有80元的收入,這樣一年下來,初步估算全家有6萬元左右的收入。

  “這可比出門打工好多了,家里老人能照顧的上,夫妻兩人也不用兩地分居了,收益也有保障?!苯穸幻?,張福友在廣場上一邊曬太陽,一邊跟記者說。

  談到土地入股,基礎是土地確權流轉,然而這可是一項艱巨、細致的工作,要對村民承包的土地重新丈量、登記存檔、張榜公示、接受全體村民的監督。最后由政府頒給土地承包經營權證,簡稱“土地確權”。

  鞏固農村集體所有制,涉及億萬農民的切身利益。20世紀80年代初期,中國農村推行的一項重要改革是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就是把村集體經濟的土地包產到戶到每個農戶手里耕種。這一辦法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,極大地提高了農村土地生產率。然而,隨著30多年的發展,生產力的大幅提高,單家獨戶的勞作方式已經不能滿足現在的發展需要了。塘約村就是通過把承包下去的零散地塊重新集中,使全村得以實現產業結構的調整和規?;⒄?。

 

  七權同確

  在塘約村,更為可貴的是實施了“七權同確”,就是對全村土地承包經營權、林權、集體土地所有權、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、房屋所有權、小型水利工程產權和農村集體財產權進行精準確權,也推動了農村產權改革。

  塘約村的森林覆蓋率達到76.4%,山林確權后,2000多畝林地正在逐步開發林下養雞,計劃養殖200萬羽生態雞。從前大集體時搞的小水利工程確權后,合作社正在籌建完全無污染的山泉水廠,將主要安排婦女就業。合作社還在建設集中圈養的現代養豬場,配建大型化糞池,水肥一體化系統解決有機肥的問題,并配套了600畝蔬菜基地。

  經過近3年的發展,合作社社員覆蓋了全村約90%的農戶,“七權同確”后集中全村土地4200多畝,適合發展規模種植。目前,塘約村有羊肚菌基地100余畝,蓮藕種植100余畝,蔬菜種植基地300余畝。其收益部分由合作社、村集體、村民按照3:3:4進行利潤分成。

  2016年,山東省壽光市龍耀食品(集團)有限公司對口幫扶塘約村,為村里無償提供了700萬元的幫扶資金,并以470萬元作為技術入股塘約村的農業產業園建設。目前,這個占地300多畝的農業產業園已初具規模。據悉,新建成的育苗中心區、高科技展示區、采摘體驗區和示范種植高產區,每年可產生近600萬元的經濟效益。

 

  把村民調動起來

  合作社集體經濟迅速發展壯大。以前靠傳統農業為生,如今合作社不僅有農業生產團隊搞種植業和養植業,還有運輸公司、建筑公司以及水務管理公司等等。村民們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愿望,選擇參加哪個專業生產隊或者加入哪個公司。專業隊由大家選舉隊長,報村委認定。全村四個農業生產種植組80多人,領導人稱班長,四個種植組季節性用工如采摘時可用到300多人。農業隊的主力軍是婦女,人數占到八成。一個婦女在水田勞作一天100元報酬,作旱地一天80元。一個月四個休息日,最低月工資也要2000多元。

  45歲的羅光輝被選為種地班長。他重視精耕細作,還把工廠里的標準化生產運用到農地里。在他的帶領下,一畝地產出辣椒七八千斤,一斤辣椒賣一塊二,就達到萬元了。之后還能種一季小白菜,一畝收獲三四千元。

以婦女為主力的農業隊把撂荒地全種上果蔬、苗木

  每個班組都有年固定產值,以保障團隊支付基本工資。羅光輝的年薪是5萬,完不成預定產值扣年薪;超過部分30%歸他本人,70%歸合作社,用于年終全社分紅,其中40%歸農戶,30%歸合作社,20%提留公積金,還有10%用于村委會辦公支出。

  變化是有目共睹的。以前包產到戶時,全村撂荒地多達30%,合作社成立一年多,以婦女為主力的農業團隊就把撂荒地全種上了,其中種植了精品水果1250畝,淺水蓮藕150畝,綠化苗木612畝,還建成400畝用農家肥的無公害蔬菜基地,專供城里的學校食堂。農民再不用挑著擔子去市場賣菜,與買家一毛五分地討價還價了。

  合作社組建的建筑隊,主工每天工資300元,副工120-150元。現在建筑總隊下面有12個隊,共286人,涉及水泥工、粉刷工、石匠、水電安裝和室內裝潢等,婦女近百人。

  運輸隊有40多人,六成以上是打工回來的。土地流轉后,合作社出面擔保給農民貸款,沒車的可以用貸款買大貨車或中型車。現在運輸隊有四五十輛車,開大型車每月收入3萬元左右,開中型車也有1萬多元,沒出車的日子還可以做別的工。

  隨著塘約村的村民以土地入股,以技藝創業,從農民變成了股東。村合作社為當地的貧困戶、返鄉農民工等提供了更多就業機會。據統計,近兩年來,塘約村外出務工人員從860人減少到了50多人。

  記者走在塘約村紅色的小樓間,處處都是熱火朝天的生產場面。塘約書屋、京東電商點和金融服務中心是讓記者印象最為深刻的地方,沒想到這個中國西南的小村子里,不僅有愛好讀書的村民,也有積極利用全國電商平臺架起與外界溝通的橋梁的村民。

  隨著塘約村農民的閑置土地資源被盤活,農民真正成為村集體經濟的主體,積極參與到村合作社的發展建設中。農民人均純收入由2013年的不到4000元提升到2016年的10030元,村集體經濟從不足4000元提高到202145元,全村在2016年就實現了脫貧,讓村民分享到了改革的紅利,實現了從二類貧困村到“小康示范村”的華麗嬗變。

  在貴州,像塘約村這樣村民集體致富的例子還有很多,發展的模式大致可以概括為“三變”改革,即“資源變資產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民”。這也成為全國扶貧攻堅過程中貴州的獨特經驗,在2016年底,被寫入中央文件,鼓勵在全國推廣,增強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活力和實力。

  這些舉措不僅盤活了閑置多年的撂荒土地,充分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,還讓外出務工的農民重返家園,在中國的廣大農村開辟了從貧困到逐步小康的道路。

  

1
關于我們| 紙刊訂閱| 電子刊訂閱|

{ganrao}